导航菜单
首页 » 资讯 » 正文

一部手机游云南,注定失败,只能涅槃



【中国景区联盟讯】政府是旅游服务的提供者和管理者,是规则的制定者,绝不是某个企业或者某个产品的经营者。一部手机游云南作为云南省政府重点打造的旅游服务项目,它的着力点应该在于服务。很多人以为,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”这句话,是成功学的口号或者是创业者的信条。不,它其实是自然法则。在一个生态环境里,一个物种得占据一个“生态位“才能生存。时间、空间、温度、食物等等。
一个范围内,只有一棵大树可以活下来,但是这个范围里,还能有藤曼、灌木、草和苔藓。生物为了占据生态位,进化出近乎极致的生理机能。
蝙蝠可以抛弃视力发展出超能力一般的超声波感官;鹰则拥有无与伦比的的视觉系统;屎壳郎的力气可以推动超过自身体重1000倍的粪球;裸鼹(yǎn)鼠选择成为真社会性哺乳动物挤来挤去。人类直立行走加上1400毫升的脑容量,不得不让婴儿还不会走路就提前出生,即便如此都还要经受危险的自然分娩。
生物如此,商业也是如此。如果一个市场已经被占据,那么要么你提供更好的服务,要么你提供不一样的服务,你才有机会赢得市场,除此以外别无他法。因为,你要赢得的,是一个生态位。
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争来争去,最后还是要巩固各自的基本盘,传统客户和年轻客户,而其它碳酸饮料只好去竞争功能饮料健康饮料等等市场。立顿川宁垄断了袋泡茶市场之后,即使大益或者极边能够提供更高品质的袋泡茶,但是在流通渠道、品饮习惯、消费者认知等维度的竞争下,最终难以撼动立顿的市场。当年网约车市场竞争如火如荼,最终活下来的,国内是滴滴,国外是Uber。
经济学中对此称为:垄断。区别只在于,垄断地位的获得,是依靠合法竞争,还是依靠非法手段甚至是行政命令。
一部手机游云南,是一个互联网产品。尽管它不是完全地商业化运作,但是,它依然面对激烈的竞争。这个竞争,是对用户使用习惯的竞争,是对使用场景的竞争,是对用户时间的竞争,是对旅游要素的竞争。而这些竞争之下,除了行政命令这种不正当的垄断获取手段以外,我看不到一部手机游云南具有任何优势。
一部手机游云南作为云南省政府重点打造的旅游服务项目,它的着力点应该在于服务。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的初衷,就是期望通过互联网信息高速流动的特点,来有效遏制云南低价游、强制购物等旅游乱象的发生,打造健康的旅游生态,为云南旅游打一个翻身仗。
政府是旅游服务的提供者和管理者,是规则的制定者,绝不是某个企业或者某个产品的经营者。一部手机游云南去销售具体的产品,是典型的错位,是拿政府公信力开玩笑。
一部手机游云南这个项目,本来不应该仅仅只是app,它应当打造的是一个完整的互联网体验。至少,在腾讯生态链内, 公众号和小程序的功能理应完善。只是,这个项目仿佛像胡闹一样,根本没有上线小程序, 公号也仅仅限于文章发布,完全没有功能体现。那么我只好对app拥有的若干功能模块逐一分析。a. 目的地
目的地是一个极其扯淡的设计。也充分反映了设计者根本不考虑受众的设计心理。
目的地把按照云南16个州市的行政区划来进行展示,如果这是云南网的一个模块,我觉得是恰当的,因为云南网面临的是不特定的访问对象,访问目的各有差异,因此按照行政区划来分类是不错的设计。
而游云南既然是面向旅游者的一个app,既然这个模块命名为目的地,那么怎么可以用行政区划而不是旅游目的地来排序呢?为了找腾冲得先点保山,为了找普者黑得先点文山,为了找香格里拉得先点迪庆……设计者忘记了或者根本不知道,每多一步操作,就会损失90%的用户,这一互联网设计的铁律。
至于交互逻辑和功能设计,我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。访问者如果为了制定旅行计划来进行这个操作(事实上这也是我看来访问者最可能的操作目的,未经调研不能确认),他会完全懵逼,该提供的信息找不到,不需要的冗余信息一大堆。
b. 攻略
攻略这一模块需要和蚂蜂窝竞争。对于这一模块,我实在懒得多浪费口水。比较一下游云南和蚂蜂窝就知道差距有多大。我说的还不是文章数量质量这一难以逾越的鸿沟,我单说的是用户体验、旅游要素的体现以及结构化数据这些技术层面。
c. 直播
直播有两大类,景区实景直播和主题直播。直播算是一个不错的设计,可以通过各个景区的直播摄像头查看实时影像。也可以通过主题直播展示活动。只是,这个不错的设计如果没有流量的支持,白搭。
d. 精品线路
这是一个旅游线路销售的模块。前面我已经说过,经营具体的产品是定位的错位。当然效果也非常惨淡。排名第一的线路也只有可怜的三个人报名——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刷单。
e. 自由行
这是一个极为奇葩的模块。点击进入,发现其中又包括“智能定制”、“旅行社定制”、“规划师定制”、“自主定制”四个板块。其中“自主定制”还没开发完(也不知道没开发出来的板块放在界面上干嘛,这是何等业余的开发团队)。
点击智能定制的时候,发现要求登录。即使授权通过 登录,还是要求手机和短信验证码登录——是不是 登录接口其实没搞定?真是笑话。
耐心地登录之后,所谓的智能定制居然不能选择景点,只能选择目的地,并且这个目的地只能是16个州市。你不能选腾冲不能选普者黑,只能选保山和文山。我尝试选择了保山和大理作为目的地。结果,系统建议我乘坐飞往保山的飞机,去游玩腾冲火山热海景区……哪个游客选择相信这样的线路推荐,一定会造成巨大的旅游纠纷。
f. 机票
本来还想那这个模块和携程去哪儿比较一下。结果发现只推荐川航的航班……这还有什么可说的。然后我比较了一下同一个航班同一个搜索时间。“游云南”app的价格,比四川航空官方app贵了11元钱。
g. 门票
门票的购票流程没什么好讨论的。成熟模式。只是,通过app购票,这个电子门票不能进入 钱包,使用不便。
h. 酒店
可能因为我定位在昆明,因此游云南app酒店模块推荐的是昆明地区的酒店。排名第一的新纪元酒店在6月11日晚的报价,商务标准间567元,艺龙同酒店同房型,报价484元,贵了83元。排名第二的翠湖宾馆报价1067元,比艺龙同酒店同房型贵了183元……
i. 美食
这个模块跟美团相比,入驻店铺少,评价少,功能少……
j. 找厕所
终于出现一个应用LBS的模块了。号称除了显示厕所位置(高德百度主流电子地图都具备这一功能),还能显示有多少空的蹲位……第一,我实地看了几个厕所,实际情况与app所显示的不一致。我猜app是乱标的。第二,设计上没有男女蹲位分别显示。说明设计者脑子里完全是糨糊。
k. 底部菜单
底部菜单一共有五项,推荐(其实是主页),导览(其实是显示附近的景点),投诉、购物、我的。其中,有意义的仅仅是投诉和购物。投诉分为在线投诉、电话投诉和语音投诉。其实质是投诉文本的送达。具体的分析我稍后再做。购物就是卖一些普洱茶。仿佛云南旅游购物就只有普洱茶,普洱茶就只有这么几款似的。也不知道这些商家跟这个app是什么关系。通过试用,我对“游云南”app的印象是:设计思路不清,产品定位不清,交互逻辑不清,优势劣势不清。
要是用户真的在“游云南”app上制定线路,购买机票,预定酒店,我只能说人傻钱多。这种把用户当傻子看的app,当然注定要失败。这个失败是有客观指标的,用户数,日活数,用户黏度等等。这些最基本的指标我可以确定一机游不能完成,更不用说什么走向全国成为标杆。
尽管一部手机游云南的真正用户是云南省旅发委而非游客,尽管云南省旅发委领导确实是傻子,但是我仍然认为,开发设计团队这么乱来这么粗糙这么草率,未免太不厚道了一些。
或许有人会说,你光知道挑毛病,你能提出建设性意见吗?首先,挑毛病本来就非常具有建设性,其次我其实真的知道该怎么做。
一部手机游云南的项目实质,是通过信息流动,来解决云南旅游生态恶性循环的问题。云南旅游低价游强迫购物的问题,受到社会广泛关注,收获大量负面评价,也是省政府最想解决的问题。
提供酒店、机票、门票,或者销售线路商品,根本不是这个项目需要解决的问题,事实上,也已经有大量成熟的互联网工具提供了很多完善的解决方案。一机游项目在这些方向,完全不具备竞争优势,也没有必要通过政府公信力来展开这些方向的竞争。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,一机游项目必须偏执于旅游纠纷旅游购物等问题的解决。
然而,低价团是一个伪概念。云南旅游管理者长期对此缺乏基本的认知,因此也没有能力制定有效的管理规则。
我们思考一个问题,商家低价促销,有没有违反法律,消费者会不会必然对此反感?比如航空公司推出100元的跨国机票,比如餐厅推出一元一份的特价菜,难道管理者可以因为低于成本价的理由去处罚经营者?企业在经营中采取不同的经营策略,采用不同的价格销售,本身就属于市场行为的一部分。云南旅游管理者动不动就弄个价格指导,这表明管理者缺乏常识,不懂市场经济。
低价团对消费者的损害实质是,违背契约。你可以推出1元游丽江的合同,但是如果合同内没有必须进店的条款,没有必须购买多少玉石的条款,那么消费者就完全有理由拒绝进店拒绝消费。如果合同里明确了这些条款,我相信没有多少消费者还愿意参加这样的团。
那么,一机游需要做的工作就非常清楚了。一机游需要在法律专业指导下,制定各类旅游格式合同,对经营者和消费者的权利义务做出明确的约定。游客和经营者可以通过一机游签订相关旅游合同,线路、导游、景点门票、旅游交通住宿等,各个旅游相关服务内容,都可以通过一机游签订双方公平的旅游合同,约定好争议处置方式和仲裁机构,同时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痕迹管理,保存好证据。这才是政府应当提供的服务,这才是一机游应当着力的重点。
现在一机游只是简单地把投诉搬到线上,这不是新的投诉模式,也不可能改变任何现状。至于线路、销售甚至推广,只要有了好的市场环境,自然有市场来解决。
云南省旅发委作为云南省旅游管理部门,不懂旅游,不懂市场,不懂互联网,理应对云南旅游滑坡的现状负责,对云南旅游的乱象负责,对云南旅游负面形象负责,对一机游的失败负责。
PS:本文来源于网络,文章所述观点谨代表作者本人·END·